《榆钱》随笔

2017/03/08 admin

在生活馆,一晴姐给我讲老榆木。

她每次讲起我们家的老榆木总是带着感动,轻轻抚摸着我们的家具,眼神中透出心底的爱与温暖,讲来讲去的好,反反复复的好。其实,我懂,老榆木的好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出来的,语言文字过于苍白,那清晰的纹理;带着故事的疤痕;书香气的味道,旧时的事。百年老木岂能三言两语,那么长那么长的生命,只有自己用心去读他,去感悟,去抚摸他,用心感觉他的温度,他的文化和沉稳,更有得深刻。

001.webp.jpg

一晴姐讲得投入,那时房前屋后,都有一棵老榆树,家有余粮的寓意,吉祥,吉利……我听得入迷,听着,看着,想起了小时候老家院子里的老榆树。

002.webp.jpg

记得小时候,确实榆树特别多,都很粗大,高大魁梧的树上,尤其是那绿油油的榆钱,像铜钱一样串串吊在树上,那么浓郁,那么清香,想起时,心里都是美美的的。老人常常摘下来,一片片沥在卜箩里,洗干净,揣上玉米面或小米面蒸窝头。蒸熟的窝头,一掀锅盖,较黄的面,嫩绿的叶子,淡淡的香气扑鼻,喘着热气,迫不及待的拿起咬两口,就一点萝卜疙瘩咸菜,那个香呢,至今难忘。

003.webp.jpg

再或者,老人将榆钱和三合面,黄豆砸碎蒸小豆腐,有粮有汤,不仅是香,有嚼头,现在在酒店偶尔吃到,但再也找不回那时的味道,那是老树生得嫩芽,在土里扎根若干年,生发出的浓浓乡土气息,那时的天,那时的月,那时村里的影子。

怪不得我们生活馆养的花儿都那么旺盛,除了一晴姐的用心呵护,肯定是因为在这样透着木香,书香的空气中滋养的,红花绿叶融洽在木的颜色,阳光正好,多么和谐欢喜。

004.webp.jpg

不由得念起小时候的榆钱香,不由得想起那一颗颗老树,一圈圈的年轮记载着岁月的沧桑。都是故事,都是过往,想起的今生不会忘记,忘记的早已丢进风里。有缘相会在这里,是幸福!与老榆木相聚一起,彼此相爱,如金秋的十月生活。

与一晴姐约定,今年要摘榆钱,要烙榆钱饼,要尝榆钱香,与大家不断分享老榆木,一直讲一直讲……